苏州鱼饵价格虚拟社区

凤栖村(长篇小说之三十)

浅语园2018-06-29 09:32:15

作者简介:


山人,原名汪晨辉,1985年生于湖北郧西,读书时喜欢述事类文学创作。因为各种原因,不得不辍学,先后经历了家庭变故、辍学、流浪、传销、打工、创业等一系列事情。步入而立,开始研习佛、儒、道等百家学说,终不得其精髓,却也受益匪浅。现在静下心来,回忆那些曾经,感慨万千,只想用手中这支拙笔,向大家讲述那个小山村曾经的那些事。





第三十章??股东大会




2006年,全国正式取消了农业税,每家每户基本上都减少了近千元的税费支出,但随着打工潮的出现,农村的土地闲置率却越来越高。基本上读过两天书的年轻人都涌向了北上广等大型城市,剩下的都是一些中老年劳动力。这一年,山娃的养殖业大丰收,除去各项开支,养鸡和养羊的纯利润达到了十六万元,留下三万元流动资金,按照股东分红比例,山娃分红后把所有的外债还得干干净净,剩下一些钱,准备把家里的房子重新翻盖一下。之前抱怨不断的六妈,看到养殖场分钱了,也没再为难四嫂子。


山娃知道自己能有今天,全靠支书、三嫂子、四嫂子的扶持,小年刚过,山娃就借了辆三轮蹦子去县城采购年货。这个家已经足足五年没有像样的过过一个年了,无债一身轻,山娃唱着小调,驼着小泽信就跑县城去了。


按年货的基本配置,每样都采购了五份!计划的是支书、三爷爷、三嫂子、四嫂子和自己家各一份。采购完了走到半路,想起来家里还有四个长工,就又回去同样标准买了四份,又走到半路,想起来吴家大表伯对自己的各种支持,索性又多买了一份。每份年货差不多四百块钱,花完钱了,山娃又有点心疼起来,但想想如果没有他们,自己可能连一份都买不起。山娃还特意给泽信买了个儿童单车,只是想到爱祥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
山娃拉着年货走到镇上,又特意把三轮蹦子给加满油,还给主人家买了包黄鹤楼。约好晚上大家过来山娃家领年货,三爷爷不方便,山娃就自己送了过去,吴家大表伯的也是山娃送过去的,推搡了好久才勉强收下。给工人们发年货时,个个高兴的不得了,特别是那两个五保户,从来没买过这么好的东西,当场就表态山娃的养殖场开到什么时候,他们就干到什么时候!然后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,大摇大摆的扛着年货回家,逢人就说是刘老板送的!


支书他们过来领完年货,山娃说大家还得留下来计划一下明年的发展方向,山娃妈煮了两个大猪腿,炖了一锅莲藕,这个家,可能是从八四年分家到现在,二十多年来第一次一次性煮这么多肉!四嫂子和三嫂子掌勺,在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。海川也回来了,本来该腊月十五就到家的,在北京做了一个星期的春运义工,毕竟公务员是特别需要这些镀金的。


早早的吃完晚饭,天还没黑,大家就围在火炉边上开始自由讨论了。

“如果按今年的发展趋势,光养羊可以达到一千四百头,出栏不低于六百头,光这个政府补贴就能拿到近八万块钱,我觉得还是要扩大规模!”山娃先抛出话题。

“这个我赞成!明年我和他三哥都来帮忙!现在政策好了,不抓住时机就没有机会了!”三嫂子第一个同意。


“我也同意,咱们这荒山多,一千多头羊,不成问题!”山娃爸胸有成竹的说。

“那养鸡场呢?养鸡场不要了?”支书问道,“养鸡场可是稳赚的,那边市场那么稳定,就负责喂养就行了,其他的不用操心!”

“肯定要,只是不扩大!因为还有大半年合同在呢,违约的事,咱不干!”山娃觉得卖羊能够水到渠成,靠的就是守合同、重信用!


“羊是扩大不了的了!”四嫂子环顾了一圈,静静地说“大家想一想,今年才八百头羊,出栏和成年羊总共才五百多头,卖羊羔都卖了差不多一百头,现在离开春放养至少还有一个半月,每天需要多少草料?那二百多羊没有装车前,每天差不多要一千三百斤草料,八十斤粮食,粮食不是问题,现在还剩四百多头羊,四十斤以上的羊还有二百零一点,每天光草料也还得五百多斤,粮食已经不喂了,你们问问山娃,现在存的草料还能不能坚持到开春放养的二月中旬?现在的草料存储应该不到一万五千斤,很难撑到那个时候,而且如果遇到倒春寒,那至少还得两个半月才能放养,需要近三万斤草料!这只是现在这个规模的数据!”


“对呀!我怎么就把这茬儿给昴了!草料是个问题!今年已经把村里能收的秸秆全部都收了,明年要不去其他村收?”山娃这才想起来,草料是个大问题。

“收也收不了那么多,今年村里的地还没怎么荒,才收了七八万斤,明年出门打工的更多了,地也肯定荒得更多,连今年这个数都不一定收得到,如果去其他村收,运费先不说,人工也不说,你要的是十几二十万斤的草料,你堆放在哪里?这么多草料,一旦失火了,基本没得救了,那时候羊又吃什么?这是后话,首先,你根本没地方堆放!”看来四嫂子的书还真没有白读,考虑问题深了不止一点点。


“老四说的也对哈!这么多羊,不可能啃泥巴吧!”三嫂子附和道,“估计还真扩大不了!”

“那就继续今年这个规模,人也没那么辛苦!”山娃觉得四嫂子说的有道理。

“今年这个规模都未必行,我觉得相反,应该把羊的规模缩一缩,把鸡的规模扩大一点!”四嫂子继续说“今年羊在最后两天卖出去了,已经是万幸了,但我们的鸡却从来没有零卖过。”


“鸡不行!鸡是别人定了那么多的,养多了卖给谁去?再说了,零卖,都是农村人,家家户户都养的有鸡,谁会买你的!”山娃一听说要扩大养鸡规模,连连摇头“去年那几个非要买的二百五,是瞎起哄,咱家的鸡,和散养的鸡,根本没区别!”


“之所以你觉得没人买,是因为你没有走出去卖!那么大一个十堰,难道没有人养鸡?为什么会到你这儿买?每次来回的运费都抵好几十只鸡了,别天真的以为是齐师傅的关系,所有的生意人都只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赚钱!一直坚持买你的鸡,无非就是有钱赚!而且还很好赚!不然也不会合同一签就是一年!”四嫂子头头是道的分析着,一屋子人听的连连点头,“你应该出去看看,推销一下,会找到更多类似的酒店,养鸡投入的精力和养羊肯定要少很多,而且不用担心饲料的问题!”


“也是哈!一只鸡,四个月左右,可以赚三十块,而一只羊,一年才赚二百多一点点,一只羊的精力可以羊三十只鸡!还是养鸡赚钱些!”山娃也跟着算起账来。

“不光这些!更重要的是,你今年养羊大赚的消息已经传到县里、市里了,听说还会有三农记者在年后来采访你,中国人最大的智慧就是跟风模仿!明年可能会出现很多个类似的马头羊养殖场,比咱们有实力的人多了去了,他们随便投资一下,就是我们的好几倍甚至好几十倍!那时候,羊的利润可能更少了,能有得赚,已经偷笑了!”四嫂子越说越吓人了“再说了,万一打起价格战,咱们这点家底,还不够给别人当炮灰!”


“那索性就不养羊了!专门养鸡!反正我的技术也还可以!”山娃听四嫂子这么一说,还真对养羊没了信心。

“不养羊,你拿什么养面包虫?没面包虫,你又拿什么来喂鸡?别忘了,你还收了人家浙江老板一万多定金呢,到时候再违约?不值得吧!”四嫂子说“养羊是没必要放弃的,把规模缩小一半以上,就是亏,也亏不到哪里去!”


“我觉得四弟妹说的有道理,咱们不能盯着政府的补贴来干事,我们盯着,其他人也盯着,只是要一下子缩小一半,会不会太多了?”一直没有说话的支书,终于发话了。

“我觉得最少是减少一半,咱们明年的总数量应该保持在四百左右!”四嫂子说“明年下半年咱们只保留四只羊骚虎(公的种羊),留下六十头左右的羊母子(母的种羊),年底的出栏量保持在一百头或者八十头左右!”


“不可能吧,现在都有一百四五的羊母子,咋办?现在再骟,肉一样不好吃,再说这些羊母子都是我精心培育的,为了避免近亲繁殖,这些都是在外面借的骚虎配种,骟了可惜了!”山娃还真舍不得这些羊。

“那你到不用担心,一开春,大把的人来买,价钱肯定比结子要贵!”四嫂子说。

“都在呢?哎呦!支书也在哈!”十一娘(山娃的亲二婶)突然推门进来了,后面跟着山娃的爷爷奶奶,再后面是十三叔(山娃的亲三叔)和十三婶“山娃,不,刘老板,你看我把谁给你带来了?”


“哦!爷爷奶奶,屋里坐!”山娃虽然对爷爷奶奶印象不好,但还是要客套几句。

“不坐了,我是来拿年货的!我早就知道我孙子不是一般人,不但能挣钱,还孝顺!知道给爷爷奶奶、叔老子买年货!”山娃的奶奶一屁股坐在大门的门槛上。

“年货?啥年货?”山娃一头雾水。

“孙子,别装了,谁不知道你今年赚钱了,家里四个长工都分了年货,咋可能没有亲爷爷奶奶的,我们俩,要一份就够啦,省一份给我孙子娶媳妇儿!”山娃的奶奶笑呵呵的说“这么多孙子,就山娃最有良心,看来爷爷奶奶当年还真没白疼!”


“就是啊,一个外人都分了年货了,咱们是自家人,怎么会少了呢?村里人都是山娃会来事!看来是真的!”十一娘赶紧跟着补刀。

“爷爷奶奶,给你拜年的东西是有,年货还真没给你买!我们还开会呢,你先回去,过年了,我去给你拜年!”山娃也不客气,毕竟这个爷爷奶奶对自己没什么感情。

“你就是个畜生!狗日的,你以为你爷爷奶奶缺这点东西?是给你面子,让你脸上有光,才来的!”十三叔在后面直接开骂了“一个长工,你月月给人家开工资,年底了还送年货,自己的亲爷爷奶奶,你就忘了?没有他们,哪有你?赚了点小钱,就他妈忘了本!”


“三叔,你再讲多一遍!要进来烤火,我欢迎!要来找茬儿!哼!我偏不伺候!”山娃噌的站了起来,三嫂子怕山娃动手,赶紧拦在前面,在靠里边位置的山娃妈也要往外冲,被山娃爸和支书拦住了。

“咋?你想打老子?你打一个试试!”十三叔把山娃奶奶往边上扶了一下,冲到屋里来。被四嫂子拦住了。


“我不敢!你是老辈子!要打,你也不是个个儿!”山娃慢慢的坐了下来“好啊,你们今天都来了,我就把话说明白点!以前村里人说你们对我们家有偏见,你们的解释是村里人挑拨离间,我没说过屁话!我今天就把我自己知道说出来!你们都给我听仔细喽!是人是鬼!你自己心里有数!”


“我记事第一年,那时候我们家还没有建现在这房子,住爷爷奶奶隔壁,我还没有上学,农历八月份,白天我爸妈去地里干活,晚上回来拿小麦去村里的粮食加工厂磨面,把我兄弟俩留在家里,屋里没有牵电,还是用煤油灯,我不够高,不会点灯,就和我弟坐在屋檐下的老榆树桶子(放倒的干榆树木料)上等爸妈回来,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多,海川睡着了,我就抱着他睡,我的爷爷奶奶特别照顾我兄弟俩,吃晚饭也没叫我们,而是把屋檐的门灯打开了,我两兄弟就这样抱着一直睡到父母磨完面粉回来!我的奶奶却抱着我二叔家的老大,就是我的堂妹跑上跑下,对我两兄弟视而不见!隔壁的吴家表奶奶看不过去了,给了我两兄弟一小块死面馍,我舍不得吃,怕海川哭闹,就一点一点的办给他吃!这就是对我好?


“还是没有上学的时候,我父母忙着建新房子,我没人带,就撵路跟我爷爷去放羊,玩累了,就躺大桥的桥墩子上睡着了,我爷爷收工的时候,就硬生生的把我忘了,那可是桥墩,下面就是悬空十多米高,我命大,从睡着到被大院的吴家表爷抱走,一直都没有翻身,只要一个翻身,肯定掉下去,死几回都够了!这就是你们对我的好?


“上小学一年级,放学了带海川去老屋玩,爷爷奶奶家打豆腐,在晒豆油(腐竹),海川吵着要吃,我悄悄地扯了一小条,被我爷爷看到了,对着我小腿就是一拐杖,打的我两个月走路都是瘸的!这就是对我们好?


“这是小时候,你们说我可能记错了,那就说一下六年前,六年前我妈和人打架,躺在十堰太和医院,我想问一下,我的爷爷奶奶、二叔二婶、三叔三婶,你们就真的不知道吗?整个村都知道了,就你们不知道,不要说去看上一眼,哪怕托人捎个鸡蛋过去也行啊!我妈从出事到出院,你们都不知道!这就是你们对我们的好?


“我高三开学的时候,家里实在没有钱了,我爸说我爷爷是退伍老兵,可能还有几千块退伍津贴,我和我爸恬着脸去借,爷爷说一分钱都没有!找二叔借,二叔说只有一百多,听说第三天打金花输了六千多!找三叔借,还没到门上,就看到三叔三婶在为钱吵架,我走了,你们也不吵了!我读高三,就差九百块钱学费!三个我最亲的亲戚,却借不到九百块钱,这就是你们对我的好?因为我的羊要经过二叔家的地头,二叔就带了一村的人来要过路费,这就是我亲二叔!”山娃越说越激动,抄起桌子上的酒瓶子,狠狠地砸在大门上,酒水、玻璃屑溅了十三叔一身。


“反正他们是你爷爷奶奶,养老是必须的!你们家这么多年,一分钱养老钱也没拿过,以前没钱,就算了,现在有钱了,把这几年的全部补上!”十三叔愤愤不平地抖了抖衣服,“不补上,就把你爷爷奶奶留在你家,你们家养!”


“该怎么补?我倒要问问!”山娃爸坐不住了,冷冷的问道“我伯(父亲)每年都有好几百退伍老兵津贴,这些钱从八九年开始领到现在,钱去哪了?”

“用了,伯身体不好,都花销了,不信你问问!”十一婶答到“都多少年的陈谷子烂芝麻了,谁还记得?不养老人,是违法的,不要逼伯去告你们!”


“好!那你们去告吧!法院怎么判,我们家就怎么给!”山娃一听说要告,就来火了“都出去!我家不欢迎你们!我们家穷,高攀不起你们!行了吧!”

“过年了,我没钱买年货!你把年货给我我就走!”山娃的奶奶撒起泼来。

“年货是吧!不用你们自己拿了,我烧给你们!”山娃转身把自己家的那份年货扑通扑通全部倒进了火炉里,年货大多数都是塑料包装,一见火就烧了起来,还没等三哥、三嫂子反应过来,都已经烧的噼里啪啦的了,刹那间,满屋子的焦臭味,呛的人睁不开眼睛。


“我没得吃,你们也别想吃!”山娃奶奶见一大堆年货全部被烧了,嘟囔着起身走了。十一婶和十三叔两口子一看没戏了,赶紧跟着走了。

三嫂子抱怨山娃太冲动了,再怎么也是钱买回来的,烧了还不如送给他们,四嫂子却说烧得对!


山娃爸和支书把没烧完的东西刨了出来,屋里太呛人了,一屋子人都跑到外面站了好半天,等屋里烟散的差不多了,才回来继续开会。

山娃却没有了任何开会的心情,也懒得讨论了,大致把大家的意见总结了一下,就是明年把养鸡场扩大三倍以上,力争年出栏一万只鸡,八十万枚鸡蛋,把羊场规模缩小五分之三,保持三百五十头左右,年出栏一百头左右。明年还要把面包虫饲养范围扩大五倍,力争把羊粪全部利用完。


海川却给出了另一个参考意见,大致意见是成立合作社,组织乡亲们大力散养,前期提供羊苗和饲养技术,后期负责集中收购、销售!支书说这是个好意见,但山娃心情不好,没有理会。

第二天上午还要进城买年货,却被四嫂子叫住了,说两家一起过年!三嫂子看山娃妈脸色难看,就赶紧说,三家一起过年。




未完待续......




Copyright ? 苏州鱼饵价格虚拟社区@2017